【楼诚】出柜这回事吧 III

mockmockmock:

*对大姐出柜之后。AYLI时间线。




*一个小甜饼。




*OOC 傻白甜注意!




前情:http://mockmockmock.lofter.com/post/1d6d7dcc_92ee24b








自从明楼对明镜说完“阿诚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”这句话之后。明镜足足有一个礼拜没理他。




当然这个“不理”有一部分客观原因——第二天,明镜董事长就南下考察去了。




至于为什么恰巧是第二天,明镜没说,明楼反正也没问。




他们本以为以明镜的性子,总归是要发作一通大的,至少明楼是要挨顿打。可明镜这一出冷处理,着实是有点出乎意料。




明镜出差这几天一个电话也没给家里打,这要是放在以前,那是不可想像的。




于是明楼和明诚就知道,姐姐这是生气了。




将心比心,姐姐生气也是应该的。




但这又怎么办呢?




明楼豁达一点,想,那就等姐姐消气。




明诚就没这么好的命和这么宽的心了,这个礼拜睡得都不好。等明镜周天晚上赶回家,一开门,看见的就是明诚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场景。再一细看,眼圈乌黑不说,下巴都尖了。




她放下行李,想喊他别在沙发上睡,但箱子刚一落地,明诚已经醒了。




他朝着玄关的方向望过来,眼睛里的睡意消弭得很快:“大姐。”




明镜点点头,随口问:“明楼呢?”




明诚想了一下:“不知道。”




闻言明镜挑眉:“他不知道我今天回来?”




“知道。但下午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,就出去了。”




明镜哦了一声,放下手包,把鞋换了。




明诚快步过来,给她拎箱子。明镜却摆手:“不用了。看看你,乌青的眼眶,忙什么去了?非要熬夜不可?”




似乎是没预料到明镜会说起这个。明诚的动作一滞,片刻后接话:“这几天在看书……”




话没说完,明镜忽然伸手,重重地揉了一揉:“心事不要太重!”




明诚这下真的僵住了——在还小的时候,明镜也会这么对他说。




他笑起来,声音绷得有点紧:”大姐,没有……“




明镜瞥他一眼:”不要对我说谎。瞒我可以,不准说谎。“




明诚就不说话了。




她看着这高大的青年人那么拘束地站在自己眼前,不动,也不说话,终于叹了口气:”我累死了。帮我把箱子拎到衣帽间去。”




明镜的衣帽间在楼上。上楼梯的时候,明镜见明诚一直垂着眼睛不说话,终于又一次叹起了气:“想过以后没有?”




她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这份平心静气,大概是因为不知不觉之中,小小的阿诚在她没留意的时候,就这么长成了可靠又妥帖的另一个阿诚了。可是说“另一个”也不贴切,还是一个,总是那一个阿诚。




明镜瞥一瞥还被明诚不自觉握在手上的靠枕,微微扬起了嘴角。




可明诚回答她:“没有。”




明镜停下了脚步。




明诚也停住了。




他还是望着明镜,声音始终紧张地绷紧着:“想不到。也不大去想。但过去的每一天,我都不后悔。”




明镜又问:“想过我会知道吗?”




明诚点头。




“那想过我不同意吗?”




明诚笑了,很短暂:“这个想过。”




明镜撇撇嘴:“不想些好的。”




明诚眨眨眼:“总要想到最坏的。”




“要是我不同意,怎么办?”




“不知道。”




明镜又好气又好笑地继续问:“这也不知道,那也不知道,那你们都知道些什么啊?”




说话到这里,明诚这下终于又笑了起来,他声音和神态中的紧张烟消云散:“您不会不同意的。”




“你……!”明镜顿住了,半晌后,拍打了一下明诚的胳膊,“好哇,就等着给我戴高帽子是吧!”




明诚等她收回手,两个人短暂地对视了一下:“那您同意吗?”




明镜都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——要是在公司,她只要多叹一口气,全公司的人一整天都绷着人皮做人。




可这不是在公司。




这是在她的家里,他们的。她收养的孩子,喊了她二十年姐姐的孩子,询问她,是否同意他和她的亲弟弟在一起。




明镜只是又叹了一口气:“我不同意有用吗?”




这不应该是个问句,可明诚还是把它听成了一个。他静下来,缓缓说:“当然有用。您是大姐嘛。”




明镜就笑了:“对。所以我不会不同意。”




她噔噔噔噔继续上楼。走了两步,见明诚还待在原地,回身又说了一句:“但是你要想好。这句话我不同明楼说,我要同你说。这个事不是报恩。如果是明楼找的你……”




明诚没想到大姐会扯到这一层上,真心实意地惊讶着反问:“难道明楼不值得别人喜欢吗?”




说到这里,他又慢慢微笑了起来:“所以大姐,知道他也喜欢我,我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呢。”




明镜这下也绷不住嘴角了,笑了笑,又假意抱怨:“他有什么好?从小心眼比一般人多一千个。”




明诚不答话了,也笑,笑完后继续给姐姐扛箱子。








*




”我和姐姐谈过了。“




”什么时候?“




”半小时前。“




【两分钟后】




”然后?我等重点半天了。“




”她说你有什么好?“




”你没夸我一下?“




”夸了十五分钟吧。“对于这种白色谎言,明诚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,飞快打字。




”……所以?“




”我把大姐的箱子扛上去之后就回房间了。但听脚步声,她下楼去了,还没上来。所以我觉得她应该在客厅等你回来。“




”你不陪她一起等?“




”我和大姐谈过了啊。“




”我还有差不多十五分钟到家,快下来。“




”大哥晚安。^o^“








*




正如明楼一直不到明诚和姐姐到底谈了什么,公平起见,明诚也不知道明楼和姐姐谈了些什么,又是否真的有一场交谈。反正第二天他起床之后,大姐已经在餐桌等着了,三个人照常吃早饭,聊天,餐桌布雪白,银餐刀闪亮,大姐交待明楼要少喝咖啡,顺便交待明诚不要熬夜。




平静而美好的一个早晨。




直到吃完饭,阿香收拾好桌子,明镜看看明显还是不十足自在的两个人,开了口:“那个,我早上起来想了想,你们房间合一合吧。阿诚搬到楼下来好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明诚还没来得及拒绝,明镜又说:“夫妻俩没有分房睡的。”




但这两个人还真的都愿意分房睡。明楼赶快说:“不用了。维持原状最好。我们作息不太一样。”




明镜慢悠悠喝了口茶:“你们的作息都不好。那就一起改。你们住一起,也别费心骗我了,明台也一直想要间书房。这样都好。”




明楼想想:“他用不上书房。”




“为什么?”




“他不读书。”








*




睡懒觉的小少爷,浑然不知自己又一次与书房失之交臂了。








*




但没关系。在不那么远的将来,他得到了一间育婴室。








FIN









评论
热度(1701)
© Atta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