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楼诚深夜60分】岁寒三友

不羡归:

明镜将茶杯拿起来用力砸到地上,转身指着客厅里的三人厉声喊道:


“跪下!”


明楼低眉顺眼地屈膝直跪,阿诚看一眼大哥,跟着跪下去。明台与阿诚的动作极其一致、同步进行。


三人噤若寒蝉,背挺得笔直看着地面上大姐的鞋尖。


明镜从茶几旁边两步踱过来,一指戳在明楼脑门上:“几次了?啊?!你们自己说你们几次了?!”气急败坏地挨个戳剩下两个的脑门,戳完指着最右的明台接着骂,“为你们三个相亲的事我和你明堂嫂筹备几次舞会给你们了!”


明台嘟着嘴委屈地抬眼看着大姐:“五次。”


“我不是在真的问你次数!”明镜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明台:“你还真的敢给我算出来!”


明台缩缩脖子往阿诚那边躲,阿诚头一偏闪开他,并顺着他的势头往大哥那边倾斜,明楼不得已,也只好往左倾一点给两人腾开空。


这一番挪动被明镜看在眼里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火冒三丈气呼呼地胡乱在茶几上随手又抓一个果盘,“铛”地一声扔在三人面前。


原本集体往左倾斜着身子的三人,立时被吓到跪回原来的九十度。


“知道现在别人家姑娘都怎么说你们吗?”明镜抖着食指指向中间的阿诚:“哦。一个筛风弄月,潇洒一生,”手指左移指向明楼,“一个穹苍千载,盘屈孤贞,”骤然往明台跟前一站用食指敲着他脑袋恨恨地掇,“一个香雪如海,风流成性!”仍不解恨,干脆在明台肩膀上捣了一拳,“没一个适合安安分分平平常常的过日子!”


明台又嘟囔:“竹,松,梅,不是很好嘛。”


“你再说一遍!”


明楼和阿诚也转头瞪他.


他脖子一缩,往下一矮扁着嘴可怜巴巴地看大姐:“大姐,那遇不到合适的,我们也没有办法呀。”


明楼和阿诚也看过去,朝着大姐齐齐地点头。


明镜懒得看他们,干脆转过身去,仰头抚着自己胸口顺气。


明楼见状,想起身安抚大姐几句,腿刚起到一半,听到大姐短促低沉的一句“跪着”。


一顿,又将腿弯回去了。仰头看着大姐道:“大姐,您别气了,自古姻缘难求。明台他们不是还小嘛,您让他们慢慢来。至于我,也听您的在不断改进自己是不是?您给我们点时间,缘分到了,您的弟媳妇们自然就有了。”


明楼劝慰期间,阿诚也在偷瞄大姐的脸色,见她眼睛闭了闭又抿唇咬住不语,像是听进了大哥的话,便接着附和道:“是啊大姐,别人那样说我们,正是说明那些姑娘小姐们不能真正了解我们啊。您说,我是筛风弄月的人吗?要是真不能互相体谅,就把对方娶回家来,那才真正是对我们对您的不负责任。”


明镜转头瞪着阿诚:“哦,还成了你占理了呀。”


阿诚忙道:“阿诚哪敢,阿诚是真正将大姐的心意放在心上,在好好地挑姻缘。”


明镜白了他一眼,终于转过身来,瞪着三人来回看了几遍,长长叹了口气。


明台打蛇随棍上,跪走两步过去抱住明镜的腿撒娇:“好大姐,我保证,只要遇到合适的,就一定领回来给您过目,绝不让您抱不上侄子行不行?”


明镜打开他的爪子,捏着手帕指着三人没好气地道:“我才不愿意管你们这档子事儿,打一辈子光棍也好,当一辈子‘岁寒三友’也罢,又不是我讨不到老婆惹别人笑话。”


明楼在原处应和:“是是是,您别再给他们操这心了,以后我帮您监督他们。”被阿诚翻了个白眼。


明镜夸阿诚:“翻的好。你自己没给弟弟们树立好榜样,还谈什么监督.要真指望你,明家真绝后了。”


明楼委屈地看她:“大姐。”声音也委委屈屈的。


明台早顺着大姐腿爬起来站直了,他抱着明镜肩膀,脑袋搁在大姐肩窝子里蹭来蹭去:“就是,都怪大哥榜样没打好。”


明镜摸着明台的头,恶狠狠瞪一眼明楼,任明台挽着去沙发上坐着了。


阿诚低着头乐一会儿,起身也站起来,去扶明楼,嘴唇还抿着。


明楼斜他一眼,借着他胳膊站起身来,顺手揽住阿诚的腰,并在腰侧敏感的部位揉了把。


阿诚一抖,松开他跳到远处去了。


明楼得意,拍着膝盖上的灰尘也往沙发旁去。


--------------又没赶上点儿= =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其他文点这里

评论
热度(491)
  1. 奉華不羡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昔年亦无尘不羡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齐划一见姐怂
© Atta婷 | Powered by LOFTER